×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4歲小鮮肉求婚56歲阿嬤「舅媽嫁給我」,被酸「奇葩」,沒想到婚後恩愛幾十年引網友驚歎

古月 2021/04/10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網羅古今中外奇聞趣事,暢聊天南地北談笑風生。給妳的生活帶來快樂,就從這裏開始。

 

「兩個人只要在一起,什麼困難都能克服,到哪裡都是開心的「

愛情是人類永恆的話題。問世間情為何物。俗世裡,很多的愛情伴隨著門當戶對,伴隨著彼此相當。俗世裡,也有愛情,和年齡無關,和職業無關,和地域無關,只和我和你有關……

真正的愛情,是兩個人無任何附加條件,邂逅一起,日久而生的情感。是彼此從喜歡到欣賞,從理解到信任,從包容到付出,從關愛到珍惜。只要彼此珍惜,就能恒久,這樣的感情,就是真正的愛情。

當年,李玉成和馬玉琴的愛情在社會引起軒然大波,他們之間32歲的懸殊年齡差引來眾口一致的反對,鋪天蓋地的否定,沒有祝福的婚姻,如潮的譏笑諷刺,紛紛砸向這對被稱作「奇葩」的夫妻。人們只看到他們年齡相差的離譜,卻看不到他們內心世界舉案齊眉的契合。

如今23年過去,當初那些反對的聲音變成了疑惑,是什麼讓這對老妻少夫逆風而行,珍愛彼此?

興趣相投的夫妻是知音,更是美好婚姻的基礎

二人轉是把兩個人連在一起的紐帶,李玉成八歲時去看二人轉。臺上的馬玉琴已經40歲,但嗓音甜美嘹亮,是當時小有名氣的演員,兩條烏黑的大辮子,嬌小的身材,俊美的扮相,讓李玉成一下子喜歡上了她。只要有機會,他就去看她唱戲,看得如癡如醉,那個時候他對她的感情僅僅是崇拜和敬仰,但也同時在他年少的心理埋下了一顆愛的種子。後來,在父母的幫助引薦下,他終於得以和夢牽魂縈的馬玉琴認識了,因為兩家的奇妙緣分,再加上聽說李玉成喜歡二人轉,兩人擁有共同的愛好,馬玉琴還高興地認了他做外甥。

時光荏苒,兩個不同年代的人,在各自的人生路線上行進著。

馬育琴在一次演出時,需要一名搭檔,有人便給她推薦了李玉成。當時李玉成已經24歲,愛好唱歌,兩人合唱了一首《母親》,這是他們第一次登臺合作,也就此踏上兩人的愛情之旅。

李玉成教馬玉琴唱流行歌曲,馬玉琴教李玉成唱二人轉,相互取長補短,默契的配合,讓兩個人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馬玉琴很高興找到理想的合作夥伴,但李玉成對馬玉琴卻生出了男女的愛戀,而且隨著交往變得越來越深。

村裡小劇團解散後,鄰村劇團邀請他們演出,在去往鄰村的路上有條小河,李玉成心疼馬玉琴,每次都背她過河。

一天背著馬玉琴的李玉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火熱的情感,脫口而出:「舅媽,你能嫁給我不?」一句話,把馬玉琴嚇了一跳。

在村裡,李玉成的父親和馬玉琴是同學,按輩分,她是他的舅媽,他們之間差32歲。馬玉琴說:「我就是覺得咱倆挺對性子,咱們也就是長輩和晚輩之間的關心和愛護,從沒想過他會往那方面想。」

其實,他們的感情很像陳年的酒,經歷著歲月的沉澱,有著長久相伴的情深意長,更有磨合後的契合,似乎一切水到渠成,那一年,李玉成26歲,馬玉琴58歲。

親人反對世俗績效生活貧困苦命鴛鴦攜手逆流而上

在傳統的固有思維裡,人們習慣的婚姻是男大女多少都沒關係,但女大男則會被恥笑,而女大32歲簡直是驚世駭俗,村裡人對他們指指點點冷嘲熱諷,雙方家庭更是極力反對,李玉成說:「他們罵我是不是有病,馬玉琴一沒錢,二沒貌,等於娶了個媽,而且那麼大年齡不能生育,以後連個養老送終的人都沒有,這是圖個啥啊?」

在軟硬兼施無效的情況下,憤怒的父親把他轟出家門,聲稱從此從此斷絕父子關係。

眾叛親離的兩個人,只好到遠離村民的荒地安家,白天兩人一起動手蓋房子,馬玉琴遞磚,李玉成砌牆,一塊磚一塊磚,像鳥兒壘窩一樣。晚上,兩個人擠在一起蓋著塑膠布取暖。馬玉琴說:「再苦再累也覺得幸福,因為兩個人在一起,有時候兩個人放下手裡的活兒,合唱一段二人轉,只要一唱起來,什麼煩惱也都沒了,苦日子也能品出甜味。」

他們領了證,結了婚,但那個新房沒有電,晚上全靠蠟燭照明。沒有水,就到很遠的村裡去挑,而這樣的日子,他們一過就是十年。

那年正月十五,他們去李玉成家希望緩和關係,回家時發現有人惡作劇地把他們房子點著了。眼睜睜看著房子燒個精光。

這個家都是他們一點一點心血的結晶,還有五六千斤的糧食,那是他們未來一年的口糧和生活費用。望著一片廢物墟的家,馬玉琴心疼,但沒掉一滴眼淚,兩人互相鼓勵: 只要人在,咱就不怕。

他們抱定了相依為命,再苦再難也要堅持下去。

可是,命運好像故意考驗兩個人的感情,在他們最艱難的時候還要雪上加霜。

房子燒了,為了搭床,李玉成到村裡廢棄的電線杆上拆卸鋼筋,因此被勞教一年。可憐的馬玉琴一個人守著破舊的家,為了掙錢,她去給別人幫忙拔草幫工,自己省吃儉用,留著錢給李玉成買煙買食物。每次探監她都是第一個到管教所,安慰李玉成「家裡很好,我也挺好,你千萬別擔心。」自己的艱難一個字都不提。在李玉成入獄的八個月,馬玉琴每個探視日都去探監,80多公裡的路程,她滿懷希望的去,眼巴巴的看幾眼,再依依不捨地回去。

有一次探視那天下起鵝毛大雪,雪堆積沒到膝蓋,馬玉琴一路連滾帶爬回到家時,大雪把房門都堵上了。年過半百,身材瘦小的她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雪扒了個空,進了屋。

馬玉琴孤零零坐著又冷又黑的屋子,想著心愛的人在監獄受苦,眼前的日子缺衣少食,舉步維艱,心裡萬分淒苦。

時隔多年,再提起這段艱難的歲月,堅強的馬玉琴都忍不住掉下眼淚,語氣哽咽:「那段日子實在太難了,我是咬著牙過完每一天。」

但是馬玉琴一點不抱怨,而且吃苦吃得心安理得,她說:」他住的地方是監獄,連自由都沒有,我只有陪著他一起受苦才心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