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手捧紅費玉清的陳彼得,因患憂鬱「退出演藝圈開麵店」,76歲依舊對音樂充滿熱愛,親弟分隔兩地「40年後才團圓」,眼淚縱橫

古月 2021/04/23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網羅古今中外奇聞趣事,暢聊天南地北談笑風生。給妳的生活帶來快樂,就從這裏開始。

 



當年費玉清演唱《一剪梅》紅遍了大江南北,成為傳唱的經典歌曲,卻很少人知道這首歌背後的作曲人陳彼得和他傳奇的故事。

那是上個世紀70,80年代,臺灣流行音樂的黃金時代,也是屬於陳彼得的黃金時代。

在此之前,臺灣流行的是兩類歌曲。一類是隨美軍而來西方流行音樂,其中包括席捲全球的搖滾樂;另一類是他口中的甜歌,帶著民國范兒的,好似靡靡之音,鄧麗君是其中的代表。

青年陳彼得迷戀的是貓王、披頭士、平克·弗洛依德等搖滾歌手,「當時年輕,喜歡歐美音樂,喜歡搖滾,最恨甜歌」,所以他暗下決心要改變臺灣樂壇綿軟無力、不求上進的現狀。

他開始大量聽西方的音樂,抱著吉他,瘋狂練習、琢磨和創作。

當年費玉清演唱《一剪梅》紅遍了大江南北,成為傳唱的經典歌曲,卻很少人知道這首歌背後的作曲人陳彼得和他傳奇的故事。

因為是愛到了骨子裡,再加上他經常都是自己作詞自己作曲,而且總是能遠近聞名。

所以很多的大咖都會想要向他討教。

費玉清和劉文正就是其中之一。

在唱了陳彼得的曲子後,這兩位在樂壇也是站穩了腳步。

不僅如此,他也很擅長挖掘新人

就像黃綺珊也是被他挖掘重點培養的。

還有楊鈺瑩,他也是推手。

他的這些豐功偉績,從嚴格意義上來說。

說他是臺灣現代第二代大師都不為過。

就連當時的媒體也稱他為臺灣流行音樂第一推手。

陳彼得原名叫陳曉因,1944年出生於四川成都一個軍人家庭裡,3歲跟隨父母來到了台灣。

由於家庭的原因,外婆希望可以將弟弟放在身邊撫養,於是陳彼得和弟弟被迫分開了。

陳彼得的父母希望他以後可以當一個工程師,他也爭氣考入台灣成功大學機械工程專業。

但是陳彼得喜歡的只有音樂,在學期間陳彼得自學了吉他。

那個時候,正是西方搖滾樂席捲全球的年代,陳彼得癡迷於披頭四、貓王、巴布·狄倫。

大學時代他就會唱數百首英文歌,還和陶喆的父親陶大偉一同組樂隊,在歌廳做駐唱。

因為歌廳有很多是外國人,所以他就給自己起了個藝名,這就是 「陳彼得」這個名字的來源。

陳彼得不僅是最早一批的歌手還是一名作曲家。

盛名之時的陳彼得,是音樂的先鋒行者。

曾經在台灣音樂界有種說法,只要誰紅不起來,叫陳彼得寫首歌,這個人肯定能紅。

當年,費玉清憑他的 《一條路》、《一剪梅》、《幾度夕陽紅》等在歌壇大紅大紫。

劉文正憑他的 《遲到》、《一段情》紅遍海峽兩岸。

大陸女歌手黃綺珊得到陳彼得的賞識後,加入了 「蔔通100」樂隊,從而正式進入演藝圈。

隨後,參與「第一屆女足世界盃」主題曲 《夢想與希望》的錄製。

鳳飛飛、高勝美、高淩風、淩峰、歐陽菲菲等歌壇天王天后,都曾演唱過他的歌。

陳彼得本人也因為演唱 《阿裡巴巴》紅極一時。

最紅的時候,前三名都是陳彼得的作品。

20世紀80年代末,因繁瑣的工作讓他不堪負荷,令他患上了憂鬱症。

於是陳彼得慢慢淡出了音樂的行業,人也放鬆了,但他還是堅持創作。

90年代初,他來到廣州,開了一家叫77G的速食店,賣各種奶茶、臺式速食,以及成都擔擔麵。

閒暇之餘還創作出楊鈺瑩的 《等你一萬年》、陳明的 《燈火闌珊處》等。

就在這時,宣佈開放台灣居民到大陸探親。

陳彼得盼望回家鄉尋親的夢想成真了,他可以回到家鄉去尋找留在外婆家的弟弟了。

於是在1988年1月,陳彼得推出個人專輯《歸雁》。

「我是一隻孤雁,飛過高山,飛過大海。不知走過多少歲月多少時光,終於找到了自己出發的地方。」

通過歌詞我們可以感受到他想回家鄉見家人的心有多迫切。

當年5月,陳彼得踏上了旅程,見到了失散近40年的弟弟,那一年,他44歲。

1988年11月,陳彼得開始進行探親演出。

陳彼得在成都、重慶、武漢等地舉辦了20場 「探親演唱會」,萬人體育場,場場熱烈。

2001年選擇定居在北京,在這期間,陳彼得將中國古詩詞作為創作素材。

2018年3月17日,陳彼得在中央電視台 《經典詠流傳》的舞臺上。

一首辛棄疾的 《青玉案•元夕》,陳彼得激動的落淚了,現場很多人感動的流淚了,場面十分的感人。

「現在講究的是實力,人家看你的實力,看你的戰鬥力,所以我更喜歡文武雙全。辛棄疾是壯志未酬的一個武將,當然他的文學才華也很棒,所以我崇拜他。」

鏡頭裡,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懷抱吉他,現身於寬窄巷子,深情吟唱。

「那一刻,我也把自己幾十年的心聲唱出來了。我記得當時自己唱得熱淚盈眶,不能自己,可能是一種本能吧!」

陳彼得將自己一生的熱愛都投放在音樂上,用自己的光輝照亮了很多人。

陳彼得的這份感情,讓我們看到後為之動容。

如今的陳彼得也許不再出現在我們眼前,可他對音樂的這份熱愛從未停止。

期待他可以擁有更多好的作品令後代們傳唱。

看著76歲的陳彼得正在認真的度過每一分鐘,我們還有什麼理由荒度歲月呢!

在陳彼得的個人微博裡,簡介上寫著:感謝老天讓我活兩次,第一次,做歌,第二次,做飯。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做飯,和做歌一樣,都是一門手藝,需要時間和耐心,去細細琢磨。

對於音樂,陳彼得下了極大心血。即便到了古稀之年,也是寶刀未老。

年初,他在央視的《經典詠流傳》上,演唱了一首自己和辛棄疾合作的歌曲《青玉案·元夕》。800多年的古詩詞與現代搖滾樂的碰撞,濺出的火花,豔驚四座。

時而高亢,時而低沉,這抑揚頓挫,起起伏伏的聲音,道盡了辛棄疾的俠骨柔情和懷才不遇。

聽者為之動容,眼淚縱橫。他也憑藉這首歌曲,梅開二度,再次引起年輕人的關注。

歌曲的結尾處,他手指蒼天,一腔熱血噴湧而出,直達雲端。背著吉他的陳彼得,恍若辛棄疾再生,「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辛棄疾以宋詞和寶劍為武器,陳彼得以他的聲音為武器。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些年,陳彼得已陸續為100多首古詩詞譜曲,「我覺得古詩詞是我們祖祖輩輩留下來得,是最珍貴的東西」。

他深知在音樂上與國外的差距,曾一針見血地批評當下流行樂團:目前華人音樂的主要問題是太多淺薄和虛偽,但要寫出不淺薄不虛偽的音樂卻不容易。正在流行的許多華語歌曲嚴重缺乏靈魂。

他覺得中國的音樂人要多關注本國文化,「一個樹要有根,這個文化就是根。沒有文化基礎的音樂,是註定不會長久的,是不會偉大的。你努力想要學習尋找的所有養分,出去了之後才發現,最珍貴的資源其實老祖先都留給我們了。」

他關心大陸音樂的發展。在2000年來到北京後,他喜歡上了這裡濃厚的歷史氣息和文化底蘊,家也跟著搬了過來。

在他北京的住處「芳馨園」和租來的錄音室「喜鵲棚」裡,曾為竇唯、何勇、鮑家街43號、謝天笑等很多歌手和樂隊錄過音。據他回憶,竇唯很喜歡吃他做的飯菜。

在中國內地第一代搖滾人心裡,他是值得尊敬的老前輩,也是難覓的知音。在他生日時,崔健和梁和平忙裡忙外,親自為他慶生。

而當他最後一次出現在鏡頭裡的時候是在去年。

照片裡的他身著樸素,抱著吉他。

歡快的在走在小巷裡吟唱著對祖國的熱愛,看著實在是讓人動容。

而從生活中的近照可以看出他還是非常的有力量和激情,洋溢對生活的積極向上。

而誰能想到這是一個76歲的老人呢?

真是讓某些年輕人自愧不如。

他注重藝人權利。在功成名就的時候,著手建立「藝人工會」,為藝人爭取應得的地位和利益;陸川的《九層妖塔》侵權了他的歌曲《遲到》,他毫不留情地拍了一段視訊,怒斥這種不尊重藝術的行為,並訴諸法律,要求陸川賠償100萬,最終官司贏了。

「我的一生與音樂為伴」,他想和鮑勃·狄倫,保羅·麥卡特尼一樣一輩子都在創作,一輩子都在舞臺。

趣聞公社:

每日奇聞趣事精彩從這裡開始。你沒聽說過的,沒想像過的,這裡每天都有讓你瞠目結舌的新聞。帶您瞭解熱門的國外奇聞趣事。@趣聞公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