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住戶「連用5年震樓器」整樓都遭殃,鄰居抱怨找誰惹誰了,睡不好摔斷5根肋骨:到底要幹嘛!

古月 2021/05/02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網羅古今中外奇聞趣事,暢聊天南地北談笑風生。給妳的生活帶來快樂,就從這裏開始。

 

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家裡有個什麼事兒總能幫襯幫襯,鄰裡和諧住著也高興。但並不是所有的鄰居都這麼好相處,古語雲:錙銖必較、睚眥必報,遇到這樣的人是狹路相逢,百般為難。

浦東新區上南花城社區,每一戶人家都會囤大量的耳塞,為什麼?

因為這棟樓有人使用「鎮樓神器」!而且一震就是5年!

大夥都沒有任何辦法讓「震樓神器」停止!

日前,記者來到該居民樓,見識了震樓器的威力。 首先,是一種類似規律敲擊榔頭的聲音,三下一個輪迴,持續不斷。此外,還有不間斷播放音頻,聽著似乎是某種「黃色音頻」。

居民告訴記者,白天因為有白噪音,所以還能遮蔽一些,最難過的是到了夜深人靜的晚上,這些雜訊會變得異常清晰, 聲音隨著樓板蔓延全樓,整幢樓都深受其中,最讓他們受不了的是,雜訊還只是震樓器威力的一小部分。

「最厲害的,是一種低頻震動,這個功能一開,整棟樓都在抖,震得人嗡嗡響,幾分鐘就吃不消。」 居民說,在他們的抗議下,這戶人家稍有收斂,這一功能如今偶爾使用, 但兩種雜訊攻擊是24小時不間斷進行,已經持續了整5年。

究竟是什麼怎麼回事?記者來到了當事人之一的602王女士家中瞭解情況。進門就看到,王女士在客廳鋪上了席夢思,她晚上就睡在這裡,桌子上放著一堆耳塞,這是樓裡家家戶戶的標配。她家的臥室,是主要「攻擊」目標,雜訊這裡變得異常清晰,記者用手機分貝軟體測試了一下,最高達到了68分貝。

說起和樓下的恩怨,王女士一聲嘆息,說多年前和他們家還是好朋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直到2016年發生了一件小事反目,引發這場持續5年的「戰爭」。

當時王女士家陽台的水管老化滲水影響到了樓下,因為沒有好好溝通,這點小事逐步升級,兩家人從親密相好變得形同水火。到了2017年,樓下就開始使用震樓器進行「無差別攻擊」。

鄰居「躺槍」

位於「攻擊」最前沿的602自然是異常煩躁,王女士的丈夫很久之前就已經搬出去住。而其他居民也是無辜,最倒楣的要數702的住戶。 702住著一對老夫妻,記者上門時,85歲的鐘老伯正在睡覺,晚上睡不著只能白天眯個盹,這樣生活已經持續了五年。

他的妻子王阿婆告訴記者,老伴的身體原來很好,就是這幾年迅速變老,因為他們家離他們最近,臥室裡的聲音只比602稍微輕一點點。 本來就睡眠不好的鐘老伯經常一夜無眠坐到到天亮,因為睡不好還摔了兩跤,斷了5根肋骨,原本身體很好的他已經被折磨得渾渾噩噩。

此時,其他居民也紛紛趕來,現場猶如「吐槽大會」,他們這幾年也是深受其害。有一位居民已經很久沒有在家睡覺了,每天晚上安頓好妻兒,就到丈人家休息,因為他睡眠不好,一夜無眠的結果就是第二天無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也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休息不好沒法好好學習,但學校就在邊上沒法逃離,他非常怕孩子的學業會受此影響。

另一位居民更是倒楣,剛花了千萬買了這套房子,她如今非常後悔居然沒有在看房時發現這一情況。「我還以為是普通的裝修雜訊,沒想到日日夜夜不停,天天睡不好,早知道怎麼也不會在這裡買房。」

取證艱難無法維權

為什麼不聯合起來制止這種行為?居民們哀嘆道,什麼辦法都試過了,毫無效果。

首先是602室,也曾經用敲擊地板等方式反擊過,但隨即招來更大的報復,加上鄰居抗議,只能偃旗息鼓。其他居民也上門溝通過、砸過門、拉過電、信訪過、投訴過、寫過聯名信、制定過樓組公約,但502隻用一招化解:「堅守不出」,沒有任何辦法能阻止震樓 。

每當居民報警,民警都會上門,但敲不開門,聲音只是暫時停止,等民警一走,雜訊攻擊又開始繼續 。這幾年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不知道上門處置過多少次,但就是因為取證難,不能固定證據,無法對其進行強制措施。

而且即便民警鎖定了證據,處罰手段也非常有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理法》第五十八條之規定,對於故意製造雜訊幹擾他人正常生活的,第一次給予警告處罰;警告後仍不改正的,將對其處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罰款處罰。

再說去法院起訴,居民被告知要去指定的專業檢測部門出具環境檢測報告,如果分貝數超過標準,才可能發起訴訟。但檢測機構卻表示,被雜訊檢測的對象,必須是單位,比如工地、工廠之類,不能是個人,所以通過司法管道解決也走不下去。

上南花城居委會張書記告訴記者, 居委會也曾採取了各種方式進行調解,搭建平臺讓居民進行協商,但均無效果。上鋼新村街道信訪辦楊主任也表示,5年來他們為此跑了不知多少次,甚至去502住戶的單位溝通,但被告知此人已經退休,這是個人行為,單位無權管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